《2020魔术系列》张子道:“剧”不是扇贝 基金申购赎回费率

股票资讯  2021-02-19 22:01:17

周翔宇财经学会

编辑|孙明

扇贝跑了,扇贝死了,扇贝回来了,扇贝终于被卫星定位了…

如果a股市场上有一个“神奇动物”的名单,凭借獐子岛扇贝的精深技艺,无疑很容易夺得榜首,赢得“最神奇最一般动物”的称号。

毕竟不到六年的时间,扇贝就能准确的卡在上市公司最需要的每个节点上,上演了四次诡异的“失踪”,冻死,饿死,跑过去,总能被自己拯救公司脱险的努力所取代。最后甚至需要卫星勘测才能找到它的踪迹。无论在a股市场还是现实世界,都可以称之为“魔术”。

称霸“幻扇贝”故事的獐子岛,自然配得上投资人的“a股剧”称号。它以“海上大寨”、“鲍鱼之乡”的名字出道,以200亿的市值登上顶峰。山峰讲述了“神奇扇贝”的离奇故事,也从荒凉的谷底跌落下来。最后,它以鸡毛和羽毛告终

“2020魔幻系列”之獐子岛:“戏精”不是扇贝

数据显示,截至2月8日收盘,獐子岛股价(002069。SZ)仅为3.45元/股,总市值24.5亿元。经过多次折腾,“中国第一水产品”的荣耀不复存在。

吴镇长下海,獐子岛发财

獐子岛一出场,就有了一个好剧本。

数据显示,獐子岛集团有限公司(即獐子岛)位于黄海深处一个叫獐子岛的小岛上。1958年,由张子岛、大哨岛、小哨岛和彝族村四个岛屿组成的人民公社被命名为张子人民公社,1983年改为乡镇。同时成立了集体所有制公司——獐子岛渔业工商联合公司,1985年更名为大连獐子岛渔业总公司,1992年重组为獐子岛渔业集团公司。

獐子岛作为地名,是辽宁省大连市长海县獐子岛镇最大的岛屿,长海县是东北唯一的海岛县,鱼、虾、蟹、贝类、藻类资源丰富。由于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据地方志记载,截至20世纪70年代,张子人民公社已经创下了全国独船捕鱼和全船捕鱼的记录,并首次在《人民日报》上发表,被命名为“海上大寨”。

但是,除了独特的海洋资源和地理位置,獐子岛从此无限风光离不开一个叫吴厚刚的人。吴1964年出生于岛所辖岛屿之一,父母靠捕鱼为生。1980年,年仅16岁的吴厚刚考上獐子岛船厂,成为一名铆工。进厂一年后,他被提升为会计。此后担任镇渔业总公司财务总监、总会计师、财务办公室副主任,一直掌握着财务大权。

吴老板早期的仕途之路一帆风顺,但要想成为传奇人物,还是需要一个扭转乾坤或者锦上添花的机会。

机会很快就来了。20世纪80年代,日本獐子岛从北海道引进日本扇贝,但最初采用漂浮养殖方式,产量低,海水污染,经济效益不高。当时辽宁省水产研究所开始尝试一种新技术,叫做“底播养殖”,将扇贝等种苗直接放在海底,让其自行生长数年后再进行捕捞。

在獐子岛渔场做财务的吴厚刚看到商机,就向公司推荐了“底播增殖”技术,以每株5毛钱的价格买了一大批种苗扔到海里。但渔民们不高兴了,痛斥他是害群之马,质疑这种技术“没有壳就活不下去,没有壳就死不了”,无异于“把钱扔进大海”。最后乡政府出面平息了纠纷。

两年后,钓来的又大又肥又贵的扇贝彻底把岛民关了起来,然后獐子岛进入了快车道。1990年獐子岛扇贝底播面积首次突破1万亩,1995年突破5万亩,两年后翻一番达到10万亩。

吴厚刚的地位也上升了。20世纪90年代,他成功地从一家乡镇企业转到了体制内。此后不久,他于1996年成为獐子岛市长,并兼任獐子岛渔业集团公司总经理。这一年,他刚刚32岁,在大多数岛民眼里,这似乎是“年轻有为”的。

1998年,獐子岛渔业集团公司改制为獐子岛渔业集团有限公司,獐子岛镇及其村庄的村民成为公司股东。吴厚刚也从次年开始担任獐子岛董事长。直到2001年,獐子岛渔业集团按照政企分开的政策改制为股份公司,正式辞职下海。

据媒体报道,为了让吴厚刚省心,长海县政府还决定给他5%的股份奖励,并要求吴厚刚自己投资5%,以备不时之需,无息借款。就这样,吴厚刚借了530万人民币,成功拿下了獐子岛10%的股份,成为第三大股东,实现了由官转商。

同时,獐子岛被命名为“海底银行”,开始冲刺资本市场。2006年9月28日,獐子岛正式登陆深交所,不仅获得了“中国第一水产股”的称号,其股价也在2008年初跃升至151.23元/股的高位,一度成为当时沪深股市的“股王”,也是中国农业的第一个100元股。

獐子岛在资本市场的出色表现造就了身价过5亿的亿万富翁吴厚刚。从2007年开始,吴老板几乎每年都出现在达沃斯论坛上,这被视为他地位的象征。

"秘书风格、明星姿态、创意口号、手势都固定在镜头上."有记者曾经采访过吴厚刚在獐子岛上市的时候,但吴厚刚显然不是唯一一个“镜头前好”的人。

“2020魔幻系列”之獐子岛:“戏精”不是扇贝

随着吴厚刚地位的上升,兄弟亲戚纷纷效仿,进入公司担任要职。獐子岛岛民生活富足。岛上学校、医院、电影院等一系列现代化基础设施一应俱全,随处可见两层小楼。根据一组数据,2000年獐子岛镇总收入达到6.79亿元,纯收入2.1亿元,人均收入超过1万元;同年,中国城镇居民人均收入仅为6208元,农村为2229元。

獐子岛唱,扇贝挣扎“生存”

如果故事戛然而止,獐子岛和吴厚刚都将成为成功人士的代表。但獐子岛显然是极度“精致”的,并不愿意只是一个普通励志故事中的主角,而是要表演一部荒诞的悬疑剧《扇贝去哪了》?。

2014年,獐子岛开发的海洋牧场面积超过300万亩,面积约2000平方公里,是当时中国最大的世界级海洋牧场。然而,就在同年10月,情况发生了180度的逆转。獐子岛突然宣布,由于几十年没有发生的冷水团,突袭其养殖区。该公司种植了148.66万亩扇贝,将于2011年和2012年收获。造成2014年前三季度约7.6亿元的巨额亏损,当年亏损总额达到11.89亿元

一时间,“扇贝逃离獐子岛”事件震惊了整个a股市场,投资者对獐子岛冷水团真实性的质疑,为何没有在定期抽检后及时给予警示,是否存在内幕交易,是否存在内部腐败等等,一度成为当年a股市场最大的“黑天鹅事件”。

面对质疑,吴老板说自己“委屈”——“我们公司有一家不能谈冷水团,大家都不理解...冷水团不清,底播增殖不清,海洋牧场不清。”在互动平台上回应投资者关于“我宁愿相信世上有鬼,也不相信董事长的嘴”的质疑时,并不伤感地说“一个人不容易被信任。

但奇怪的是,獐子岛公告中提到的冷水团,大连气象局等权威机构从来没有提前报道过,当地农民也表示没有遇到过,也没有听说附近水域的农民因为冷水团而明显减产。

尽管存疑,但当年12月证监会的调查结果显示,獐子岛不存在财务欺诈;獐子岛首轮扇贝也以吴厚刚承诺自愿承担1亿元灾害损失与公司共渡难关,獐子岛高管集体减薪而告终。

仅仅半年后,2015年6月,獐子岛再次宣布,最新抽样检测结果显示,2012、2013、2014年末播种的扇贝160多万亩不存在减值风险。故事戏剧性的走向让很多围观者惊呼:“丢失的扇贝又游回来了”。但仅仅两天后,獐子岛又发布公告,说明2012年底播种的苗和2014年因“冷水团”被拒收的苗,属于两个不同的海域,而不是“扇贝回来了”。

獐子岛的风波暂时平息了,但在看似平静的海面下,暗流依旧汹涌。

2016年1月,有报道称,獐子岛被2000多名实名举报,称2014年“冷水团事件”并非自然灾害所致,而是提前收割和播种造假所致。举报人是獐子岛居民,獐子岛股份受益人。然而,獐子岛立即否认了举报信的存在和内容。就像离奇失踪的扇贝一样,这份报告也充满了疑惑。

之所以称剧精为“剧精”,往往是因为故事太戏剧化,太出人意料。

2018年2月,獐子岛宣布,由于降水减少、饵料不足、海水温度异常,扇贝“越来越薄,质量越来越差”,最终饿死,2017年损失巨大,达7.23亿元。2019年4月,獐子岛再次发声,2019年第一季度亏损4314万元,原因是扇贝底播引发的灾难。5个月后,底播扇贝虾夷扇贝在短时间内再次“大规模自然死亡”,损失2.78亿元。獐子岛给出的理由是“海水温度变化、海域贝类养殖规模和密度过大、饵料生物缺乏等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

“2020魔幻系列”之獐子岛:“戏精”不是扇贝

扇贝跑了,扇贝回来了,扇贝饿死了,下次又因为水温不对死了...然而短短几年,扇贝来了又去,死了又死,这在獐子岛早已成为家常便饭。笑话“扇贝去哪了?”甚至讲述了一个系列的姿势,就是他们不知道之前海底扇贝的死因,他们会再次“笑死”。

北斗卫星“捉妖记”,獐子岛“现身”

没有人知道扇贝会不会“笑死”,但很长一段时间,獐子岛大概是乐在其中了。

根据深交所规定,中小板企业将连续两年ST上市,连续三年停牌,连续四年终止上市。在《扇贝去哪》系列之后的六年里上演后,“家族财富”不再丰富的獐子岛“幸运”地避开了停牌或终止上市的关键节点,其2014年至2019年的几乎所有业绩都是以一年亏损一年盈利的变化规律为基础的。卡位的“精准”让很多网友惊呼:“獐子岛的扇贝很可能有金融行业背景,取得了注册会计师资格,对上市公司的审计工作非常熟悉”。

事情的真相直到2020年6月才被北斗卫星发现,最终被证监会认定为“财务造假”。

2018年2月,就在獐子岛宣布“二次扇贝跑”事件一周多后,证监会决定对獐子岛发起立案调查。由于扇贝股票的特殊性,证监会为此派出了30多个检查组,历时17个月,甚至动员了刚刚联网的北斗卫星导航系统,最终解决了a股市场“扇贝去哪儿了”的神奇难题。

2019年7月,证监会向獐子岛发出《行政处罚和市场禁入事先通知》,称獐子岛涉嫌金融诈骗;2020年6月24日,证监会正式发布《行政处罚决定书》和《市场禁入决定书》,认定獐子岛相关年报和函件涉嫌虚假记载,对獐子岛处以60万元罚款,对时任董事长吴厚刚等人处以30万元罚款,并采取终身禁市措施。2020年9月,证监会甚至宣布将獐子岛证券犯罪案件移交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根据调查结果,基于底播扇贝渔船北斗导航定位信息,证监会委托第三方专业机构恢复渔船真实航行轨迹,但发现2016-2017年成本结转时獐子岛记录的捕捞面积与渔船实际作业面积存在显著差异。

2016年獐子岛少报扇贝捕捞海域13.93万亩,经营成本少6002万元;同时,巧妙运用其会计原理,通过在部分未开发海域重新播种,减少营业外支出7111.78万元。这样,2014年和2015年连续两年亏损的獐子岛,2016年成功虚增利润1.31亿元,占同期披露利润总额的158%,实现了所谓的“账面利润”,成功解除了封顶,规避了停牌风险。

“再借不难,借了还”。为了消化2016年的隐性成本和亏损,2017年獐子岛以扇贝饿死为由虚减利润2.79亿元,占同期披露利润总额的39%。

但吴厚刚似乎并不认可证监会的“财务造假”。2020年5月,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向媒体抱怨:“为什么别人受灾,大家都同情,獐子岛受灾,不仅不同情,还踩了一脚?”,并表示证监会“仅以两份扣款报告来判断我们的财务造假,没有法律依据”。

据报道,2020年12月,吴厚岗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向中国证监会提起一万字申诉,要求撤销相关行政处罚,此案已进行首次质证。但张子道显然回避了对前董事长的起诉。在被媒体问到相关问题时,他只抛出了一句话:“吴厚刚已经离职,个人诉讼行为属于私人司法维权活动。”。

30多年前,被獐子岛岛民斥为“害群之马”的吴厚刚帮助獐子岛安家,但30年后,吴老板真的让獐子岛“失去了家”。2010年巅峰时期,獐子岛市值一度突破200亿,但在“扇贝去哪了”事件之后,仅余20亿元,缩水近90%。

獐子岛发布的最新2020年业绩预测显示,2020年獐子岛预计盈利1000万元至1500万元,扣除净利润亏损1亿元至1.5亿元,而去年同期其返母净利润亏损3.92亿元,扣除净利润亏损1.86亿元。2020年扭亏为盈的原因主要是“转让部分海域使用权相关资产、转让子公司股权、政府补贴等非经常性损益项目收入增加”等因素。“海洋种业产品的经营业绩有所提高”。

“剧精”獐子岛的未来依然迷雾重重。

这篇文章最初是由《财经天下周刊》的一个账号AI金融社制作的。未经允许,请勿通过任何渠道或平台转载。违者必究。


以上就是《2020魔术系列》张子道:“剧”不是扇贝基金申购赎回费率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琼雪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相关推荐

Bapsis回应创业板问询:海外销售及设立新子公司的原因等
3月22日,首创获悉,北京Beepsys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Beepsys)于3月19日回应了上市委员会的三轮询价。创业...
西王文化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单
3月7日,西王文化(871168)发布公告,因无法联系到工商部门登记场所或营业场所,公司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单。公开资料显示,西王文...
太古地产以98.45亿港元出售太古广场资产,所得款项拟用作一般营运资金
11月10日,首创获悉A股公司与港股公司太古地产(01972.HK)发布公告称,2020年11月9日,太古地产、买方(Rocha...
君实生物与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将合作研发新型冠状病毒抗体
3月20日,首都新闻,君实生物B(01877.HK)宣布,为积极应对当前疫情,响应国家号召,迎接新型冠状病毒中和抗体("新型冠状...
信贷资金违规流入股市,瑞安农商行等8家机构
3月18日,首都国泰获悉,中国银保监会温州监管分局今日发布8项行政处罚决议,对瑞安农商行"花"的最高罚款185万元。处罚信息显示...
兴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子公司兴业皮业有限公司受刑事判决:公司被罚款150万,3人被判刑
12月17日,国都获悉,A股公司兴业科技(002674.SZ)的全资子公司徐州兴宁皮革有限公司收到刑事判决书。兴业科技的全资子公...
盛来股份会议否决两项议案
9月19日,盛来股份(837880)发布关于否决2018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的提示公告。公告显示,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盛来股份有限...
东方金宇未支付
2月21日,国都讯东方金宇(600086.SH)公告,公司应于2018年3月18日至2019年3月支付2019年3月18日"17...
花2200万元拍papi酱广告的美女李庄IPO被否决。1月26日晚,中国证监会官网发布当日IPO审核结果。在被审查的6家企业(包...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